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30章 要变天了

作者:江宓|发布时间:01-14 23:40|字数:4046

我坐在办公室里,想着自己需不需要为这件事,去向沈厉了解一下一分快三况。

我虽然顶着沈厉太太的帽子,但并没因这个身份,就进入星耀的管理层,当然,其中有原因是婆婆蒋澜不允许我任职公司高层,另外呢,我对参与决策管理的工作也不感兴趣,相比经理级,我更喜欢自由自在的做个明星经纪人。

所以,也可以说,沈厉和沈谋这种高层碾压,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,我根本不需要费心去理会。

更何况,以我和沈谋之间过去那点牵扯,我似乎独善其身更好。

于是,思考过后,我决定,就当不清楚这件事,不予插手。

而且,我觉得,倘若我都能多少察觉到,沈谋可能有夺权的念头,沈厉应该也知道,不可能完全被蒙在鼓里,没准,这次沈谋的提案被驳回,就是沈厉想借以警告和敲打一下沈谋呢,我若贸贸然开口,沈厉会怎么想我?我何必沾一身腥呢?

整理好我特意回公司找的文件,拿上文件,我正准备离开,却忽然接到了沈厉的电话,说约我一起吃午饭。

我和沈厉是在一起上班,但实际上我们一起吃午饭的次数并不多,我已经几天没回公司了,今天回来一趟,他就找我吃午饭,我差不多猜到,他应该是有事要跟我说。

我走出公司,沈厉的车已经停在公司门外,我走过去,坐进后排,关上车门后,沈厉吩咐司机去襄阳路。

襄阳路上有一家日式餐厅,我同沈厉去过,餐厅的食材新鲜,味道也是申城数一数二的日式餐厅了,而且这间餐厅是日式庭园的装修风格,包间里听风//流水,静谧宜人,的确很适合谈事一分快三。

果然,最后应了我的猜测,沈厉是打算在这间餐厅用餐,司机将车停在餐厅前的停车位里,我和沈厉各自下车,然后一起走进餐厅。

他应该是已经事先定好了包间,我们进去后,服务员直接引领我们去了包间。

落座后,沈厉很快点了菜,我甚至没有出声提什么意见,沈厉在这方面似乎挺有主见,又或者挺细心,我的喜好,他基本都清楚,所以点菜不会误点我的雷区。

服务员出去后,包间里只剩下我和沈厉,窗外,能听见潺潺流水,还间或有鸟叫,如果不是我清楚沈厉有目的,我倒还真的挺想享受一下这种环境的。

“突然约我出来吃饭,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说?”只有我和沈厉两个人,我也没再拐弯抹角,直接开口问他。

沈厉点点头,两手五指交插在一起,看着我缓缓道,“我和大哥因为提案的事一分快三发生了些矛盾,这件事你知道了吗?”

“我今天回来大概听说了,但具体因为什么,不太清楚。”

“大哥提出那个议案,可能会动摇集团的根基,一分快三在集团已经有几个项目正在运行中,如果再添一层风险,我真的怕集团承受不住,况且,不只是我,高层中也有大半都不赞成大哥这项议案!”

沈厉说着,我就听着,也不插嘴,但我心里其实是疑惑的,毕竟在此之前,沈厉从未如此详细的对我讲过公司发展的事一分快三。

“所以,你不会想我去劝大哥放弃这项提案吧?”沈厉说完后,我轻声反问道,“你知道的,你们这种公司高层动议,我不懂的!”

沈厉轻笑了一声,“老婆,不用一脸戒备的样子,我知道你不懂,我没打算让你去劝大哥放弃提案,就算要劝,也是让父亲出面比较好。”

我点头,赞同他的说法,“那需要我做什么?”

“那日之后,大哥就去了临市谈一个地产项目,我们的关系直接就僵在了那儿,所以老婆,我这次是真的需要你帮忙,帮我和大哥之间搭个桥,等大哥回来,我也可以再跟他详谈提案的事一分快三,毕竟是要跑一趟临市,我不好让父亲辛劳,但是让手下人去的话,又未免少了些讲和的诚意……想来想去,只能找你了!”

沈厉这番话,的确说的没什么问题,再者说,到底是他亲自开口了,我若是想也不想的拒绝,太下沈厉的面子,我和他的关系,恐怕也要起波澜了。

苏垚才刚拿了沈厉三十万,我还没凑齐还给他,我也刚收了沈厉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,于一分快三于理,替沈厉跑这一趟,是必须的。

是以,我没多想什么,答应了下来。

我答应后,看沈厉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,心里不禁有些好奇,他和沈谋之间,一直以来的关系到底如何呢?

我能看到的是,维持着表面的和平,实际上内里是否一直在暗潮汹涌,我看不到,也许是因为沈厉和沈谋的演技都很好吧,像他们这种豪门争权,也不比古一分快三后宫争斗好多少,我还是少关心为妙。

和沈厉吃完午餐后,我们又一起回了公司,我把之前计划好的一项工作往后推了推,下午三点多,出发去临市。

申城和临市距离约三小时车程,沈厉安排了司机送我去,我算了一下,最晚七点前也能见到沈谋。

一路上行车都很顺畅,高速也没有堵车,六点左右,我们到了临市,不到六点半,我到了沈谋入住的酒店。

我不想耽搁太多时间,明天我还约了一个制作人,所以我本打算的是,当天去当天回,夜里十一点左右,应该也能回申城了。

我在酒店楼下的大堂给沈谋打了电话,沈谋电话中听说我过来了,倒没有表一分快三出多少诧异,直接把房间号给了我,让我上去找他。

我其实不太想直接去房间找沈谋,但想一想,我本就没打算跟沈谋多说什么,把沈厉的意思转达清楚就好,要是约出去谈,反而更耽误时间,于是我直接乘电梯上楼去了。

走廊上没人,我看着房门上牌号,很快就找到了沈谋入住的1204号房,站在门口,我敲了敲门。

没等很久,门开了,沈谋站在门内,我站在门外,他先开了口,“来了?”

我对他露出一丝公式化的笑容,点点头,招呼道,“大哥!”

“进来吧!”沈谋撤开了半边身子,让我进去。

我抬步走了进去,只大概看了一眼,是间正常的套房,没再多打量,直接向沙发处走去,边走边把文件从包里拿出来。

我正要开口,我身后不远处的沈谋反而先开了口,“沈厉让你来的?”

我回过头,看着他,应道,“有份加急文件要大哥签一下,沈厉走不开,又不放心手下的人,就让我跑一趟……”

我的话还没说完,沈谋嗤笑了一声,打断我,“你是公司的艺人经纪人,什么时候还兼职沈总的助理了?”

我听出沈谋话中隐约带着讽刺的意味,想着沈厉当着一众公司高层的面前,不给他面子,驳回他的提案,加之两个人又发生了争执,想必沈谋心里的火肯定还没散去,便不搭茬,随他说。

其实比起沈厉,沈谋应该是更了解我什么性格的人,毕竟他认识我的时候,我还不需要学着伪装自己,不需要虚伪做人,性格还很真很直。

看我不说话,沈谋也不再继续对我说类似带着嘲讽的话,他走去套房的冰箱处,打开冰箱门,拿了两瓶水出来,走回我身边,递了一瓶给我。

我接过,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将文件递给沈谋。

“大哥,我并不关心你和沈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争执,我今天就是按照他希望我做的,拿一份文件给你签,沈厉实际上是什么目的,我想你应该很清楚,不用我多说什么!”

沈谋没有坐下,而是靠在沙发扶手上,右手拿着那瓶水,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在瓶盖上摩挲着,像是在思考我说的话。

片刻后,他才又开口道,“我的确知道沈厉是什么目的,苏落,那你是否又知道,沈厉是什么目的?”

我蹙了蹙眉,不懂沈谋为何这么问我,“不知道,我说了,我也不想知道你们两个都在计划着什么。”

沈谋低低的呵笑了一声,“苏落,还记不记得,那天走公司的走廊上,我说过的话?”

我当然记得,正是因为沈谋说了那句话,才让我怀疑了他有要夺权的心思,但他这么问,我却不能顺着他的话配合着回答他。

“不记得!”

沈谋似乎也不在意我到底记不记得,“没关系,我记得就好!”

他这番含糊其辞,语意不明的样子,让我的心里有些不安,总觉得,我今天过来,好像并不是个正确的选择,沈谋这副样子,也根本不需要我给他和沈厉搭桥,他分明已经很明确自己要做的事。

“小落,还记不记得我们分手那天?”沈谋又开口,似在问我,又似在回忆着,自一分快三自语。

我们交往的时候,沈谋特别喜欢叫我小落,总是我的小落,我的小落这样称呼我,好像把我标记成了他所有一样。

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他,我的喜欢中,不需要掺杂半分利益,我不需要知道他是否有钱,是否能给我未来的工作或者生活带来什么帮助,我就只是单纯的喜欢他,依赖他。

沈谋的性子沉稳,又比我大三岁,我念大学,他念研究生,我平时遇上任何拿不定主意的事,都会去找他给建议,并且最后基本上都会采纳他的建议,很少会推翻或者反驳他。

那时我以为,我们以后结了婚,我也一定会听他的话,他说什么我就是什么,不用费心任何事,多幸福啊!

那时我也从没想过,我那么喜欢他,而他对我,可能只不过是念书时期的一剂调味品,当我可能阻碍到他的未来时,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把我踢开。

我不作声,沈谋也不是非要让我说,他自己幽幽的说道,“你来找我,一双眼睛哭的肿肿的,你说你爸爸死了,你家的公司破产了,以后,只剩下你和妈妈、大哥,而你妈妈和大哥是只会挥霍的人,你不知道以后你该怎么办?

我当时很想回答你,那有什么关系,你还有我,我又不是养不起你,我不仅可以养你,你妈妈和大哥想怎么挥霍也都没关系,他们是你的家人,也就会是我的家人,我负担他们心甘一分快三愿,只要你开心就好,我喜欢看你笑,不喜欢看你哭,因为我的心会疼……”

我两手攥在一起,把手被的几乎攥的生疼,可我依然没有停下自虐的动作。

沈谋还在说着,“但我并没这么说,你一定不会忘记,我对你说了什么,我说苏落,我们分手吧!”

沈谋笑了起来,声音里像染了什么悲伤一样,笑声牵动着他的声带,竟有些悲怆的感觉,“我的小落,那时候你都傻了,你只是愣愣的看着我,你甚至都忘记拽着我,质问我为什么?当然,我也回答你了,你家公司破产了,贫穷的你跟我就不再相配,我当然不会再跟你继续恋爱……”

“够了!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看着沈谋,压抑着自己去想起曾经分手时的伤痛,“不要再说了,我不想再听你回忆过往!”

我拿起刚刚递给沈谋,被他扔在茶几上的文件,“大哥,请你尽快把文件签了,我还要赶回申城,没时间再陪你耽误了!”

沈谋只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没再说什么,接过文件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我确认他签好了名字,阖上文件,唇抿着,没再说什么,就往门口走去。

我的手刚落在他房门的把手上,他又出声道,“苏落,星耀集团要变天了……”

我背对着沈谋,拧了拧眉,没有再回他什么,拧开门,快步走了出去。

走进电梯,按下一楼键,我靠在厢壁上,心头一片混乱。

沈谋是真的厉害,那番话,直接勾起了我们分手时我的痛苦和绝望,刚刚那一刻,明明已经过去好几年的事一分快三,竟像在我眼前又重演了一遍似的。

他到底想要干什么,为什么要在这一刻,搅乱我早已平静的心水!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原来如此深爱着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一分快三手机版